电影报道融媒体平台收藏本站网站地图 电影报道-影视综合传媒平台
手机版 微信

微信扫一扫,资讯看不断

分享
《刺杀小说家》为杨幂正名了吗?
时间:2021-02-18 00:15:25   作者: 微影网   来源:微影网

 | 耳朵

  一年前《刺杀小说家》释出预告片时,它便被视为杨幂成功转型的希冀之作。

  她饰演的是“反派”屠灵,从拍摄期间到上映前夕释出的物料都十分引人注目,比如这个反复被传播的画面:点火利落、抽烟姿势熟稔,屠灵抬起眼眸,烟雾萦绕中只余无情的凝视。冷艳的女反派形象在几秒之内便立住了。加之充满想象力的原著故事、精美的视效和制作班底,《刺杀小说家》上映前就吊足了观众胃口。

  

  上映之后,电影票房在春节档中略显平庸,观众的评价也两级分化,但对于杨幂的评价却趋于统一:造型漂亮,打戏漂亮,不出戏,但缺乏“演技炸裂”的时刻。看似评价平平,却已是杨幂多次出演的电影中个人口碑最高的一次。

  受制于雪见、晴川、林萧等经典角色,杨幂的影视之路收获了流量却陷入了古偶少女和傻白甜的戏路中。大银幕则更为严苛。

  相比之下,《刺杀小说家》或许已经对杨幂如何破局的答案有所启示。

  01

  转型成功?反派“美强惨”

  “每一个想骂你的人,他都是你草船借来的箭,你就等东风一吹的时候再说吧”,杨幂不久前在《奇葩说》的发言恰巧映射了当下。

  《刺杀小说家》尚未上映,豆瓣上便有不少黑粉给电影打低分,将恶评纷纷投掷向杨幂。而电影上映之后,大众对于杨幂此次的表现虽无大规模的赞誉有加,却也均表示了认可。

  

  

  之所以屠灵能成为杨幂的东风,是杨幂和屠灵的相互成就。

  开着一辆黑色轿车,在警方追捕主角关宁的紧要关头等着受冤的关宁“主动”上车,加之几句对关宁的诱惑和威胁,屠灵的出场便有一股浓烈的反派气息。而对关宁的频繁动手,利落地单方面殴打,屠灵的强大从武能上得以体现。

  演出极强的武能并非轻而易举,超高强度的打戏意味着演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拍摄前一个月,杨幂便已进组进行体能和打戏的训练。屠灵打人够狠,被打也狠。电影中杨幂被不断撞飞到书架上的片段令观众乍舌,实际拍摄时她则因不断的撞击在拍摄结束时缓不过神。拍摄两场最激烈的打戏时,杨幂正巧赶上了生理期,却也坚持了下来。

  

  

  观众判断演技高低难免受主观影响,但判断武打戏的水平却是一目了然。《刺杀小说家》上映后,观众对于杨幂的打戏高度认可,杨幂为塑造屠灵一角付出的努力也通过打戏的高强度直观的展现出来。“幸亏是自己做了”,杨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

  但在精神层面上,屠灵却不够强大。电影中,屠灵多次叼着烟、一言不合就动手皆是作为反派的“个人修养”,但也体现了她内心的筹虑堆积、易焦躁的性格。而由于被父母遗弃,在电影的前期屠灵一直对“弄丢女儿”的关宁充满敌意,对“大反派”李沐的一昧听从都体现了屠灵一角的内在灵魂并不强大。屠灵“坏”而有因,因“坏”而强。

  

  

  外在强大,内在脆弱,两种矛盾交织在一起使得屠灵的角色更为复杂。角色本身而言并不单薄,对于观众而言也更具吸引力,观众易倾慕于屠灵的强,也易怜惜她的弱,加之杨幂黑发红唇、挺拔西装的美艳造型,屠灵的“美强惨”即便是反派也很难让观众生厌。而作为一个女性角色,“美强惨”的反派形象赋予了屠灵男女通吃的能力,也更贴合于当下社会对于女性“去傻白甜”刻板印象的倾向。

  对于杨幂,屠灵与她荧屏上所积累的甜美形象截然不同,在催生反转魅力的同时也与杨幂在戏外的表现所暗合。戏外的她并不甜美可人,而是爽利直接。近期综艺《奇葩说》《脱口秀反跨年》中杨幂女王气十足,还摘得了“人间清醒”的美名。杨幂的性格与屠灵的冷峻利落相吻合,杨幂的女王气质则为屠灵增添了一分霸气。

  

  

  成为屠灵,是杨幂的主动争取。在媒体采访时,杨幂提到得知路阳正在筹备《刺杀小说家》时,她就问路阳,“有适合我的角色吗?”,路阳和制片人拿出了屠灵一角和杨幂进行商讨。屠灵一角正投她意,除了自身性格更接近屠灵外,杨幂的戏路也因常出演甜美形象和屡次的转型失败而被观众和资本圈死,“有的时候我们被迫甜美”。不一样的角色对于杨幂而言更具吸引力,“这次谢谢导演,终于不让我甜美了,终于不用跟男演员谈恋爱了,真好”。

  这一次主动争取,让杨幂在电影之路步步错后,终于看到了转型成功的微光。

  02

  转型尚过及格线

  微光隐现,尚不能代表杨幂的转型大获成功。

  或许杨幂也知道自己在《刺杀小说家》中演技的弱势,接受媒体采访直言,“不能拉垮这个剧组”。在她可见的不懈努力下,杨幂诠释的屠灵已然达到目标。但和《刺杀小说家》的其他演员雷佳音、董子健、于和伟比起来,杨幂仍在及格线徘徊,“不出戏”是大量观众对杨幂表现的评价。

  

  使用原声对于大多数演员而言是对影视作品的尊重,但对于杨幂而言则有几分不如用配音的意味。杨幂的声音尖细,听着总显凉薄、缺乏感情波动但又不显成熟。杨幂成名的《仙剑3》《宫锁心玉》等剧集均采用了配音,而《刺杀小说家》使用了杨幂的原声。为了做到不出戏,杨幂在《刺杀小说家》中刻意压低了声音以打造高冷女反派的形象。

  如果说声线是杨幂的天生硬伤,少女演技则是杨幂难以摒弃殆尽的后天弊病。章子怡下凡出演《上阳赋》时被批缺乏少女感,杨幂则是少女演技过了头。《新红楼梦》导演李少红曾在访谈中提出杨幂演技最大问题就是自小进组演戏导致的下意识地程序化表演。

  

  青春正盛的杨幂演一些少女形象由于角色本身的阅历浅薄、年龄又相贴合,程序化演技尚无大碍。但如今85花们纷纷跨入三十五岁的门槛,杨幂又在其中转型意志强烈,拿用来演少女的程序化演技便有些捉襟见肘。2018年上映的《宝贝儿》是当时杨幂力求转型的电影,她不惜扮丑饰演残疾女孩,口碑却一路下滑的同时票房也不断跌破预期,其原因也是杨幂程序化的演技。“哭就是哭,笑就是笑”,有网友如此评价当时的杨幂。

  《刺杀小说家》中杨幂演技可见地进步了,却仍有程序化演技的痕迹。在电影前半段与于和伟饰演的大反派李沐对戏,杨幂的演技有时还是会陷入僵硬。屠灵对李沐决策的不满并不像是一个高冷的公司女高管,反而有种莫名的女儿娇态。而在总体的演绎上,屠灵虽然冷峻但并不成熟,除了在电影中短短闪现的抽烟片段还略有几分狠戾,整片正如杨幂之前演的所有角色一般,仅有“女孩”气质而欠缺“女人”气质,只不过屠灵是“坏女孩”,甚至坏的也不彻底。

  

  着眼于电影本身,屠灵不够出彩也并非杨幂一人背锅。作为实际上非主角的屠灵,在电影中出现的时长堪堪二十分钟,却要体现人物性格上的转变从故事上就是有欠缺的。屠灵的爸妈是谁,她听从李沐的根本驱动力是什么,对李沐失望的屠灵为何能如此自然地就投向关宁的阵营……作为配角,《刺杀小说家》并没有把屠灵的故事讲清楚。

  导演路阳在媒体采访中提到电影还有很多没拍出的戏份,例如结束之后屠灵去哪了,过着什么样的生活,甚至本给屠灵也设计了读心术的超能力,但最后将其缩小为擅长洞察人心。但或许是《刺杀小说家》留白过多,让屠灵这个角色从故事逻辑上有所弊病,立体感不足。而作为推动主角关宁杀死路空文的打女角色,杨幂的发挥空间主要体现在了打戏上,情感表达的戏份相对欠缺,能体现“演技炸裂”的时刻近乎没有。

  因此,若要说杨幂出演《刺杀小说家》是挑了个好剧本,不如说杨幂挑了一个适合自己的角色。但作为演员转型而言,这一步棋虽进益虽小,却也有助于杨幂找到演员生涯发展的长久之计。

  03

  转型需要“坏女孩”吗?

  “坏”会成为杨幂未来转型的主攻戏路吗?

  未必如此。

  实质上,杨幂并不是第一次尝试反派角色。助杨幂大红大紫的《宫锁心玉》中除了女主角洛晴川,她还饰演了冒充晴川的恶毒女配花影。在2017年上映的科幻电影《逆时营救》中,杨幂饰演的角色夏天由于穿越到不同平行世界而出现了三种人物性格,其中一种性格便是两次失去孩子的癫狂母亲,也是电影中的反派之一。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杨幂也一人分饰多角,饰演心狠手辣、妒心极重的玄女。这些反派角色戏份不多,但却都给观众带来了杨幂有别于傻白甜形象的新鲜感,观众的反馈并不差。

  

  杨幂身上总有股难以磨去的执拗和狠劲。但走上四小花旦道路后,杨幂的影视道路就变成了非女主不可,这些反派角色都是杨幂在影视作品中饰演主角的“分身”。在如今的影视市场,有“反派”倾向的角色大多难得主角,主角的“坏”只能是“善”的伪装。在《刺杀小说家》中,屠灵最后也“弃暗投明”,帮助关宁和路空文完成小说。并且即便屠灵的存在感并不强,但在电影里,杨幂也坐稳了第一女主的宝座。

  在杨幂尚未播出的四部作品《爱的二八定律》《暴风眼》《谢谢你医生》《斛珠夫人》中,四个角色无一反派,但类型多样。既有一心追求事业的精英律师,也有缉毒行动队队长,失去未婚夫的医生,女扮男装的皇帝护卫。从这四个角色来看,杨幂虽没有选择饰演“坏人”,却也逐渐跳出了古偶少女和傻白甜的藩篱,只有《斛珠夫人》还是走老路。以杨幂如今打造的人设而言,待播剧角色的成熟感和杨幂的戏外人格更加融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杨幂提到“白幼瘦”便坦言,“幼这个词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

  

  杨幂需要的也不一定是反派。比起《刺杀小说家》,于2020年底上线的《听见她说》中的《完美女孩》与杨幂更像是天作之合。这部赵薇指导的女性独白剧单集虽只有几十分钟,演绎难度却极大,需要独自一人在镜头前将故事叙述完整,其中对于角色情感的把握都要更为精确。杨幂饰演的AI机器人是所谓的“完美女孩”,看似没有感情,但实质上却隐藏着被人类不断伤害的疑惑、疼痛、失落。杨幂在《听见她说》中的表现尤为精彩,没有夸张的情感宣泄,机器人克制的情感、略显僵硬的肢体和实际上被伤害的破碎感全然体现。

  常被诟病的声音和台词在《完美女孩》中也饱受赞誉,多个长镜头衔接下,杨幂将故事娓娓道来。她略显凉薄的声音与机器人的冰冷相契合,毫无起伏的声线也与机器人的情感匮乏一致。杨幂略有成果的转型已不止是“坏女孩”。

  

  尝试转型多次,杨幂终于尝到了一些甜头。但即便没有尝到甜头,转型也是杨幂的必然选择。原85花阵容出现在今年春节档只有杨幂一人,最具“电影相”的刘亦菲在2020年因《花木兰》收获大量差评,电视剧领域内,85花的竞争更为激烈,赵丽颖的《有翡》播出后反响平平,只能等《谁是凶手》《幸福到万家》播出后看看是否能打赢一场翻身仗,刘诗诗和倪妮凭借《流金岁月》小火了一把,85花们的未来将会如何无人得知。

  虽凭《刺杀小说家》杨幂目前在85花中流量第一,但曾经依仗的传统古偶在2020年不断陨落,傻白甜形象被观众不断抨击,加上90后女演员们强烈攻势和自我逐渐丧失的少女感,如何保住自己的流量江山只能从研究转型做起。而在转型和保主角地位中,85花们即便作品的成绩不一,却基本上保持着宁接烂戏保位求稳,却也不自降身价做配以防自己的地位一落千丈的保守之策,作为85花顶流的杨幂也是如此。

  或许某一天,杨幂在选戏时能像她现在对外塑造的通透清醒的金句女王人设一般洒脱,找到更好的剧本,即便是配角也能欣然接受,并且抛去自己程式化的演技,杨幂被大众认可“转型成功”的那一天可能就会更早一些。

热门图片
大家正在看
精华推荐
猜你喜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