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报道融媒体平台收藏本站网站地图 电影报道-影视综合传媒平台
手机版 微信

微信扫一扫,资讯看不断

分享
《你好,李焕英》也救不了它
时间:2021-02-21 23:25:48   作者: 微影网   来源:微影网

 来源:市界

电影《你好,李焕英》的票房目前已突破36亿,北京文化作为第一出品方,按理该是最大受益者。可这一切,都随着2月18日晚的一纸公告,成了过眼云烟。

北京文化公告称,该影片已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保底发行,保底票房收入为15亿元。截至2月17日24时,影片累计票房收入约27.25亿元(含服务费),而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票房的营业收入,约为6000万-6500万元。

谁也没想到,在《唐人街探案3》前期预售票房和想看人数如此强势的情况下,《你好,李焕英》可以后来居上。更没想到的是,不管票房多高,北京文化从中拿到的收益都十分有限。

因为影片的票房收入超过了保底金额,所以受益方成了保底发行方。也就是说,北京文化给别人做嫁衣了。

如果说“后悔没有早入手北京文化的股票”是股民们2月18日前的普遍心理,那么从2月19日开始,这种心态或多或少会变化一些。2月18日,春节后第一个交易日,北京文化开盘涨停;2月19日,股价高开低走,最终涨幅落在了7.36%。

靠给别的影片做保底发行而出圈的北京文化,这次栽在了被“保底发行”上。北京文化可谓“玩了一辈子鹰,最后被鹰啄了眼睛”。

01保底发行“专业户”被保底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你好,李焕英》的出品方共7家公司,分别为北京文化、上海儒意影视、天津猫眼微影、北京精彩时间文化传媒(以下简称“北京精彩”)、新丽传媒、大碗娱乐、阿里巴巴影业(北京)有限公司。

其中,北京精彩由华录百纳持股46%。华录百纳发公告称,截至2月18日,影片对北京精彩营业收入的影响约9000万-10000万元,对华录百纳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约1200万-1300万元(最终结算数据可能存在误差,具体以实际结算为准)。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精彩的法人张苗,曾是北京文化电影事业部的总经理。

天眼查APP显示,大碗娱乐由贾玲(原名贾俞玲)持股65%,其合伙人孙集斌持股15%,北京文化持股20%;在联合出品的19家公司中,天津摩天轮文化传媒、安徽舒茶九一六影视传媒均由北京文化100%控股。

同时,北京文化还参与了这部影片的联合发行。出品、发行一样不落,但北京文化赚到的钱却不多,这可能要归咎于影片保底发行的商业合作模式。

一般来讲,一家公司投资了一部影片,能从中拿到的分账收入为“票房的37%×投资比例”。但保底发行的计算方式有所不同,概括来说,这是一种对出品方来说“保本”,对发行方来说“高风险,高收益”的合作模式。

传媒行业分析师杨远告诉市界,若影片的实际票房收入>保底金额,出品方的分账收入会比不保底发行变少。“虽然保底不代表超过保底票房的部分,出品方一分钱都分不到,但分账比例会变低,更利好发行方。不过,具体比例要看双方如何商议。”

《你好,李焕英》的票房大大地超过了15亿的保底金额,猫眼票房预测其最终票房在52亿元左右。也就是说,保底发行方会大赚一笔。“应该是上海儒意影视和猫眼,不过据说还有其他几家也参与了。”杨远透露。

《你好,李焕英》评分与票房丨市界截图

这种“以小博大”的场景何其相似,毕竟没有一家公司比北京文化更喜欢保底发行的合作模式。

2014年,北京文化联合中影集团,以5亿元票房保底发行了宁浩导演的《心花路放》,影片成本3400万元,主演为黄渤、徐峥和袁泉,制片方为宁浩的两家公司。

《心花路放》不负众望,最终拿下了近11.7亿元票房,北京文化大获全胜,借此收入1.91亿元。这也是北京文化前总裁,现任董事长宋歌的“保底”首秀,北京文化借此从旅游服务转型影视。保底发行模式此后开始在国内流行。

而真正让北京文化一战成名的,是公司只看了剧本,就联合聚合影联以8亿元票房保底发行吴京的《战狼2》。谁也没想到,该片票房最终56.8亿元,缔造了中国影史的最高票房纪录。

宋歌饰演《战狼2》中的樊大使

借此,北京文化的市值曾暴涨69亿元。后来,公司又投资了诸如《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爆款,彻底出圈成为影视界的黑马。

也正因此,业内才会对其居然错过了《你好,李焕英》感到不可思议。

但如果仔细梳理,其实也有迹可循。虽然北京文化没看成片就保底发行《战狼2》的眼光堪称一绝,但同一年,它也没看到成片就保底发行了《二代妖精》。

尽管该片有刘亦菲、冯绍峰加盟,但最终票房仅为2.9亿元。投入超2亿,确认收入不到4000万,北京文化亏损1.5亿。

此外,北京文化还投资过不少票房不佳的影片,如号称杨幂转型之作的《宝贝儿》,票房不到2500万;《不成问题的问题》虽获奖颇丰,票房只有700多万。

02谁来“背锅”

仔细梳理还能发现,北京文化押中的爆款票房虽高,但其从中的收益却并不多。《战狼2》票房56.8亿,公司实际收益仅1.6亿;《流浪地球》票房超46亿,公司实际收益仅2个多亿。

电影《流浪地球》首映活动

为什么会这样?宋歌曾表示,为了控制风险,公司会把保底发行来的影片继续分包出去,也就是将部分投资份额溢价卖出。通俗解释,就是“做中间商赚差价”。

在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看来,北京文化真正的问题,在于对作品走向的把握不够精准。

与其他人对北京文化押中《战狼2》的“吹捧”不同,向凯认为该影片能“爆”,一定程度上是由当时的国际、国内特殊环境造成的,“因为当时需要这样一部弘扬民族精神的作品,给老百姓加油打气”。而放过《你好,李焕英》,则恰巧证明北京文化对作品走向、对价值观的把握不是那么强。

向凯告诉市界,《你好,李焕英》虽是小成本制作的电影,没有超级大腕儿的阵容,也没有花里胡哨的布景跟刀光剑影的打戏,但作品透露出来的内容跟价值观却很有看头,“适合做精神食粮”。

中纪委在点评该影片时,用了“打动人心”来评价。《你好,李焕英》能够逆袭也是靠此。毕竟在票房预售期,《唐人街探案3》的排片率和想看人数称得上一骑绝尘,不少人都认为2021年的春节档不会再起波澜。

“北京文化当时可能觉得片子偏文艺,担心票房不乐观,才会放过这种有内容、可以提升观众价值观的题材电影。”向凯补充道,“这是对影片、对老百姓的观影需求预估不足。”

从北京文化的业务划分来看,这个锅似乎应该由宋歌来背。

北京文化成功转型影视,靠的是收购。2013年,北京文化以1.5亿元收购了摩天轮文化,这家公司原名为北京光景瑞星,是宋歌从万达影视出来后创立的。而宋歌其人,在影视行业扎根颇深,《七剑》《失恋33天》他都有投资。

换句话说,北京文化看中的不是摩天轮文化,而是影视大佬宋歌。

次年,北京文化又分别以13.5亿、7.5亿的对价,收购娄晓曦的世纪伙伴、王京花的浙江星河文化经济。娄晓曦曾是华谊的影视剧负责人,王京花曾是华谊金牌经纪人,手下有过关之琳、李冰冰、胡军、任泉等知名艺人。

李冰冰

自此,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三大板块都有了“能人”,北京文化这个影视圈的“外来户”算是“拿捏”住了做影视的命脉。不过,其发展却非一帆风顺。

2020年4月29日,就在北京文化发布2019年财报的当天,娄晓曦在微博发布实名举报,称北京文化涉嫌财务造假,举报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

娄晓曦跟宋歌之间的“分歧”出在了利益分配上。也是这一举报行为,打破了北京文化表面上的平静,让“内讧”浮出水面。

03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究其“内讧”的渊源,跟北京文化的发展历程不无关系。

这家成立于上世纪的公司,最开始做旅游服务。前身“京西旅游”,早在1994年就与北京门头沟旅游局、农林局签署了为期25年的承包协议,拿下了所谓“三山两寺”(灵山、妙峰山、百花山、潭柘寺、戒台寺)的经营权。

最初公司的营收一直稳稳地上升,从2005年开始出现下滑,一直持续到2013年,眼看着就要“泯然于众人”。

2013年的影视行业发展如日中天,资本纷纷涌入,光线传媒并购新丽传媒、乐视网并购花儿影视,《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私人订制》等单部影片票房能超7亿。

或许正因此,北京文化开始转型做影视。而因为不是内行人,公司选择用收并购的方式引入影视行业的人做高管。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这些人会更关注自己的利益。”王霄曾跟北京文化有过深入接触,他用“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来形容这家公司跟它的团队。

他告诉市界,公司很多决策执行,由职业经理人负责,他们往往只着眼于两三年的事,但对于电影行业来说,两三年的规划根本不能决定什么。他透露,北京文化买过很多垃圾作品,这些作品就来自于职业经理人的嫡系,“拍不拍得成不重要,先买过来再说”。

团队的分裂还表现在,尽管公司有董事长,有总裁,却没有实控人。

“北京文化的水很深。”杨远表示。

根据Wind数据,很长一段时间内,公司第一、二大股东在富德生命人寿保险和华力控股之间徘徊,2019年12月6日-2020年7月14日,二者持股比例不相上下,分别为15.6%、15.16%。

后来,华力控股连续减持,在2020年底降到了5%。如今排名第二的青岛西海岸为国有法人,于7月之后进场,持股比例10.87%。

公司各大股东、高管之间似乎也已出现分歧。2021年年初,公司接到了深交所关注函,原来在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关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的提案》未获通过,出席会议有表决权股份的84.1729%的股东投了“反对”票,致使深交所下发关注函。

对此,北京文化“讳莫如深”,称“由于关注函涉及的部分事项仍在落实过程中,公司无法按照关注函的要求在2021年2月8日之前完成回复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市界梳理发现,北京文化的高管已经“换过血”。

宋歌、江洋、贾园波三人于2020年年底分别辞去了公司总裁、董秘、财务总监的职务。与此同时,新任总裁、副总裁和财务总监分别由严雪峰、晏晶、张雪担任。江洋、贾园波上任也不过半年左右,而严雪峰和晏晶都没有影视行业从业经验。

此外,天眼查APP显示,浙江星河文化经济的法人,已经于2020年9月从王京花变更成了贾园波。

一边是高管内讧,另一边则是北京文化的资金压力。

根据1月30日的业绩预告,公司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金额为6.4亿-7.9亿元。1月26日,公司还发布了关于5亿银行贷款的逾期公告。根据2020年三季度财报,公司当期货币资金只有0.64亿元,短期借款却高达8.96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久前的郑爽代孕事件,导致公司出品、由郑爽主演的《只问今生恋沧溟》恐将搁浅无缘上线,北京文化的未来,似乎压在了2014年启动开发的《封神三部曲》(采用三部电影连拍模式制作)上。

据说,三部电影共耗资30亿元,按影视行业3倍回本定论,至少要90亿票房才能回本。在向凯看来,先不说剧情如何,用几年前的价值观做出来的影片,面对不断升级、口味逐渐挑剔的观众,能不能引起共鸣,实在不好说。

“公司地处北京,而且背后资源很多。本来如果公司能细心规划,有序推出手上的作品,可以发展得很好,但它却把一手好牌打了个稀烂。”王霄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如果未来不把团队这一块儿抓好,可能还是走不远。”

(文中杨远、王霄为化名)

(作者|华宇,编辑|廖影)

热门图片
大家正在看
精华推荐
猜你喜欢
为您推荐
[!--temp.www_96kaifa_com_cy--]
高清图集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电影网
微电影网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00232号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版权 声明 | 人员查询 |